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赤峰玉龙论坛

搜索
赤峰玉龙论坛 首页 新闻 娱乐 查看内容
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

“还是要写人,写人的感情”

2017-12-11 08:26| 发布者: Abeka| 查看: 295| 评论: 0

放大 缩小
简介:  晨报记者:民间口头的文学传承已日渐凋零,在越来越少能有机会吸取文学滋养的大背景下,你对新一代的写作者想说些什么?   莫言:首先我认为民间是一个广泛的概念,上海难道就没有民间了吗?要从身边熟悉的 ...

  晨报记者:民间口头的文学传承已日渐凋零,在越来越少能有机会吸取文学滋养的大背景下,你对新一代的写作者想说些什么?

  莫言:首先我认为民间是一个广泛的概念,上海难道就没有民间了吗?要从身边熟悉的人的言谈当中发现语言的新元素,充分熟悉老百姓的语言,并且从中提炼出文学语言来。这样这个民间谁都有,并不是只有我们这一代作家,在农村长大的才有民间,即便在上海、香港、美国,都是有民间可写的。

  晨报记者:你的新作《锦衣》是否受到昆曲《牡丹亭》的影响?

  莫言:《锦衣》故事的原型还是听我母亲讲的民间故事。第一稿几乎按照故事的原型写,写完之后发现没有什么意义,放了很长时间,剧本是2014年写好的,今年夏天又拿出来看了一些史料,然后就有了《锦衣》目前这个剧本的样子。写这个东西,我要圆一个多年的梦想——写一个戏曲剧本,其次要充分体验一下戏曲语言写作的快感。

  晨报记者:你的作品是否都有原型?

  莫言:纯想象的作品是不存在的,即便你写科幻也是基于你了解现实世界的材料,还是要写人,写人的感情。

  晨报记者:透露一下你的个人生活?

  莫言:我确实没有固定的生活方式,年轻的时候熬夜写作,现在写的时间比较短,一般是白天写一点;娱乐方式也不多,看看电视,偶尔看看演出。也不懂音乐,偶尔打开电脑看看地方戏,有时候翻来覆去听吕剧猫腔的唱段,也是自得其乐。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